更加的,为了自己吧!

自娱自乐,学习画画
丑爆,勿看

去你的帅气,我要画可爱!
……可爱也画不来……
我总是试图画些东西来激励(证明)自己的自不量力,唉:-(
p3欢迎来到中国最大同性交流(?)网站
p4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刀终于完了,庆祝完结?
古装下面和裙子下面是有什么不一样的嘛?
雕刻着蝴蝶,野兽的银护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银护腕?
放假最让人伤心的事件出现了,大佬们都上班,上学没时间产粮了,而你却还有大把的时间找粮。

路人安和all安都有,但路人雷没有,all雷也比较少。

…………微妙的感觉到了雷安的胜利。(zz发言)(all雷真的可以嘛!!!?)

昨天看了画脸部的视频,按照视频画安哥,果然画的更可爱了!
但是雷总变得难画了,但是雷总画的更丑了,同样的圆,为什么雷总的头大了一圈?
今天看了人体教学,于是跃跃欲试的想要画个安哥。
?????
发生了什么?我只是在练习人体啊?

[……你在干什么?]
[别动,先让我拍一张]

……感觉暴露了写很不好的东西……
雷安的TAG真是太可怕了

[我好冷啊,给我暖暖]
[滚]

在练习人体……
所以上色怎么搞?
最近圈内不是很太平?
因为关注的人太少了时常会感觉要饿死了。

笔,一天不拿,就会生疏。
人,抛下勤奋,还剩什么?

嘛,终归只是句漂亮话罢了。

最近很火的魔女集会?
p1[你在向一位魔女求救?
p2魔女,魔女的年纪永远的停留在他们死亡的那个时刻。
p3少年,是专门猎杀魔女的骑士团团长之子
p4[来自身后的刀]

最近吃了好多糖,不知不觉想看刀了。本来想画雷安,但男人穿裙子我是真的不会画(后来想到其实不用画裙子)

永七,废狗,崩3……
谁能捐我一个肾啊……

怕不是狮了智的求婚

双向暗恋pa?
满足自己的脑洞
大概是暗恋雷狮但是羞于说出口一直闷在心里但情人节被狠狠虐到终于忍不住决定主动告白的安哥X暗恋安哥也知道安哥暗恋自己但觉得逗安哥很好玩于是一直不挑明但情人节看到周围人都成双成对于是按耐不住但又不想自己告白的雷总(字好像有点太多了?但字多点感觉好像更加高大上啊?!)
ooc
文笔特别渣

凹凸大赛里是没有情人节的。但节日总是人创造出来的,即使是在这种残酷的大赛中,人们渴望着和平与幸福的欲望也是不会变得,哪怕明知道只是一时的,也能让大多数人为之追寻。
于是,不约而同的,即使没有任何宣布情人节到来的标志,这一天到来时,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停战。
所以,我们可怜的(单身doge)安迷修选手,今天从睁开眼开始就沉浸在一片弥漫着粉红气息的环境中,周围路过的人都是成双成对,空气中弥漫着巧克力和玫瑰的香味,让他一度认为凹凸大赛出了bug。
安迷修花了一些时间才理清了今天是什么节日,原谅他吧,毕竟以往他都不过这个节日的。凹凸大赛当然是不会有这么多情侣的,但是大家还是想过节日,于是参赛者们就找平时看的顺眼的两两一组就凑成了对儿,安迷修有些心痒,也想找个人体验一下节日的气氛(如果是位美丽的小姐就更好了),然而,他找了一圈,发现和自己有关系的几人,金和格瑞自成一组,紫堂被银爵拐跑了,凯莉带着安莉洁远走高飞,呆毛姐弟不离不弃,(划掉)满世界竟然只有他一个孤家寡人(划掉),安迷修站在十字路口,抱着手上堆成一堆的义理巧克力,看着过往的情侣,欲哭无泪。
(其实安哥情人节语音是说没收到巧克力,但我太心疼安哥了,而且安哥帮了那么多人,不能所有人都没点表示吧,反正巧克力又不贵。)
“唉,在下还真是不受小姐们的欢迎啊。”安迷修叹了口气,按理说自己对这种情况应该早已习以为常,但不知为什么,今天自己的心绪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像这种日子,雷狮那个家伙应该 ……”安迷修随口说着,但在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后马上住了口,但思绪却忍不住飘远,如果是雷狮的话……像这种节日,他应该会收到很多巧克力吧?可恶!明明那个人那么肆意妄为,一点都不温柔,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小姐姐喜欢他啊?他肯定会收到很多巧克力,而且不是义理巧克力!还会有很多小姐姐对他投怀送抱,到时候他说不定一个顺眼就……
安迷修强行阻断了自己的想象,他发现他有些不敢往下想了。
这段暗恋持续了有多久啊?连安迷修自己也不清楚,他甚至不知道这段感情是从何时而起的,是发现雷狮本性中也有善的一面开始的?还是在被围剿时一起并肩作战时产生的?或是在长期的争锋相对中,那种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心中所想所演变出来的?他不知道,这份暗恋还要持续下去吗?还要持续多久?他也不知道,但是今天,至少是今天,他突然不想再继续忍下去了。现在,就是现在,他感觉体内涌现出一股冲动,现在,就冲到雷狮面前,揭开这份深埋已久的心意,即使明知道无望也好,即使迎接他的是雷狮嫌恶的眼神和恶意的嘲弄也好,这份暗恋,就让它在今天终结吧!
“哟,这不是大赛第五的‘双剑的安迷修‘吗?怎么这么一副凝重的表情?”上方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安迷修循声望去,是叼着棒棒糖的凯莉。她骑在星月刃上转了一圈,从星月刃上跳了下来,落在了安迷修身旁。“啊,原来是凯莉小姐啊,您不是和安莉洁小姐在一起的吗?”安迷修开口问道。凯莉咬了咬嘴里的棒棒糖,笑眯眯的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就当是本小姐日行一善,你有什么烦恼,要不要告诉我,我帮你摆平。”她顿了顿,笑容有扩大了些“免.费.的哦~”“不……”[这份感情不能被外人知道],安迷修下意识的想要拒绝,[但是过了今天,还会有这份感情吗?]安迷修拽紧了拳头,鬼迷心窍的,对凯莉开了口。
“什么啊——这种小事……啊,正好我们晚上要开一个小聚会,你也来吧。”“诶,但是,你们的聚会我一个外人……”安迷修连忙推辞。“我还会顺便邀请海盗团,帮你想办法哦~”安迷修张了张嘴,却吐不出拒绝的话语,某种力量强迫着他无法拒绝。
“……我知道了。”

是夜
安迷修花了一天的时间尝试让自己冷静下来,效果斐然。
至少在聚会开始前,效果斐然。
“真、真的要这样吗?不不不不太好吧?”安迷修看着凯莉为自己准备的需要做的事,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有什么不好的,我看就很好呀~”凯莉眯起眼睛,安迷修仿佛从她眼睛里看到了幸灾乐祸的光芒。
……一定是错觉,这可是看的小姐呢……
“可是,可是这不是求婚吗!还是在那么多人面前……”
“这样才好啊!在大家的见证下,雷狮一定会感受到你的真诚的心意的!这样你把握就更大了不是吗?”
“可,可是……”
“安迷修,你可是最后的骑士!你不畏困难精神呢?你这样畏畏缩缩,还怎么履行你的骑士道,怎么来守护弱小?”
“唔——”
“好了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快进去吧。”
“等——”
安迷修丝毫没有犹豫的机会,便被新月刃推进了场地,入眼的的都是写熟悉的人。
金坐在餐台前,正往嘴里塞着蛋糕,而格瑞则冷着脸不断把周围的蛋糕拿到金的面前。紫堂在金旁和他一起聊天吃东西,而银爵抱着小斯巴达们,脸上露出了慈父般梦幻的表情。嘉德罗斯照常向格瑞叫嚣着想找架打,但是格瑞一直没有理他,他一气之下就和格瑞抢起了蛋糕,结果格瑞竟然认真起来了,于是他们越抢越起劲,嘉德罗斯忙着抢蛋糕于是把抢来的蛋糕都抛给了祖玛,祖马正忙着加油于是把蛋糕都给了雷德,雷德正一脸“我不爱吃蛋糕但是这是祖玛给我的表达爱意的礼物为了我们的爱情我也要努力吃下去但是蛋糕太多了啊好腻我不爱吃蛋糕但是……”的恍惚表情往嘴里塞着蛋糕。艾米在金的对面眼冒爱心的看着金,埃比在他身后表情无奈的说着什么,不知道是说到了什么,艾米猛的回头揪住了挨比的呆毛,埃比则不住地讨饶。安莉洁静静地坐在远处,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后向他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凯莉坐在她旁边,也向他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来。所有人的表情都是那么的轻松愉悦,就像——
身处一场普通的,和平的,最大的烦恼也许只是明天吃什么的家庭聚会一般。
他突然不紧张了。
去把一切都说开了吧。我的骑士道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爱啊。不是对某一特定现象的爱,而是对更为宽广的,对世界的爱。眼前的景象,不正是自己一直做追寻的吗?
安迷修平静下来,向里走去。他突然感觉到一道满含侵略性的目光刺向他,他仰头望去,只见海盗团的成员全在二楼。“狂犬”佩利正拿起大块的肉埋头就啃,似乎感受到了安迷修的视线,他腾地站起来似乎想冲过来和安迷修干一架,但他身旁的帕洛斯笑眯眯的说了什么,佩利听了,犹豫的看了看手中的肉,又看了看安迷修,最后瞪了他一眼,继续坐下来埋头啃肉。卡米尔坐在雷狮身边静静地吃着蛋糕,眼睛却盯着呆毛姐弟的方向,似乎感受到了安迷修的视线,他收回了视线,想安迷修点了点头,便又望了过去。而雷狮——
他的视线不曾动摇分毫,死死的锁在安迷修身上,他的嘴角还是熟悉的桀骜不羁的笑容,但他的眼神却不像平常的那种目空一切,他沉沉的看着安迷修,而安迷修看不清里面的东西。
啊,对啊。安迷修突然想到:卡米尔是海盗团的情报网,他几乎可以探知到凹凸世界所有的情报,自己的爱意,一定也是会被他知道的吧。那他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一定是为了在我告白下,在我在大庭广众下告白后,大肆的羞辱和嘲笑我吧?再把事件传播出去,让我名誉扫地。安迷修移开了目光,感受到心里因为看到了雷狮而欢欣雀跃的心情慢慢的变成了苦涩与疼痛。但是,他想。
即使这样,我还是要说来,把我的爱大声的告诉他,无论结果会如何。
放松的时间过得飞快,当凯莉向他走来的时候,他知道,告白行动[审判]开始了。
“嗨!嗨!大家听我说啊,”凯莉挂着大大的笑容,拿着不知从哪来的话筒,走到了场地的中心。“今天,我们大赛第五的,双剑的安迷修,选手~”她笑嘻嘻地跑到安迷修身旁,拽住了他的手“他要做一个重要的决定!希望大家的见证!”安莉洁歪着头左看看右看看,突然跑到安迷修身旁抓住了他的另一只手,歪着他看着他问,说:“加油哦~”
安迷修:“……”
安迷修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甚至能打遍前五(并不)
“那么,为了给他勇气,让我们来点音乐吧!”凯莉将话筒抛给了金,打了个响指“music——!”
“诶~但是凯莉,这首歌不太好吧?”金有些犹豫。
“没事的,放心吧,这是他要求的!”凯莉笑眯眯的说。
“啊?那好吧。”
他深吸一口气,唱了起来。
安迷修在听到金的话时就有了写不好的预感,但当金唱起来时,他才知道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
“你算什么男人,算什么男人,眼睁睁看他走却不敢告白——”
气氛仿佛凝滞了。
“……”安迷修表情空白,感觉自己有点内伤。这是,他感觉自己手里仿佛被塞入了什么,他微微偏头一看,是一个黑色的丝绒盒子。
莫非……安迷修心里一动。
“加油吧!”凯莉带着笑意低声说了一句,猛的向他踹出一脚。
“——!”
安迷修踉跄了几步才稳住身形,一抬头,却看到雷狮双手插兜着站在自己身前几步处,眼中透着几分笑意,安迷修的脸不由自主地烧了起来。
安迷修深吸了口气,“扑通——”一下单膝跪了下来,声音大的甚至盖过了音响的声音。……冷静啊冷静安迷修,现在就差最后一步了!只要做完这一步,只要做完——!
他再次吸了口气,抬起了头对上了雷狮似笑非笑的眼睛(虽然他三秒后就因为对不住移开了眼神。)磕磕巴巴的说道:“雷,雷狮,我,我我我一直都喜,喜——欢着你,所,所以——”他将拿着黑丝绒的手伸了出来,颤抖着打开了盒子。
戒指的材质鲜艳柔嫩,青翠欲滴,一看就是用同类中上好的材质做成的,但无论它的材质对么好,都改变不了,它,是一枚
——草戒。
……
安迷修猛的回头向凯莉看去,凯莉捂着嘴笑道:“咳咳,经费不足,见谅见谅啊:-D”
“……”
安迷修慢慢地转过头来,余光扫到周围一圈的人都在痛苦地憋笑着。啊啊,看来不需要雷狮的帮忙,自己就能在整个凹凸世界名誉扫地了呢。
于是安迷修脸也不红了,手也不抖了,声音不颤了,心也不跳了,灵魂也出窍了。事已至此,安迷修闭着眼大声的喊到:“请接收我的爱吧——!”
安迷修静静地等着,但等了半天,却没有任何来自雷狮的回应,只有周围一片“哈哈哈”的欢乐气氛。
啊啊,果然不行啊,倒不如说,像这种表白的场面被拒绝了才是常态,如果真的接受了才是真爱吧?安迷修在心中默默地流泪,他觉得等下要面对的恐怕不是雷狮的辱骂和嘲笑,而是雷狮的约架了。
“嗤——”
手上的戒指猛的被人拍开。虽然早已意识到这一幕,但是当它真的发现的时候,安迷修的心里还是一痛。这时,还举在半空中的手感受到了一阵凉意,他睁开眼睛,却发现雷狮抓住了他的手,正将一枚银色的戒指往他的中指上套。
“安迷修,你看你连告白都做不好,如果我不收了你你不是要单身一辈子吧?”
诶——安迷修整个人都处于当机状态,完全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雷狮把戒指套了上去,满意的看了看,然后一把将他扛起“既然你不说话,就当你愿意了啊。”“等——等等等等,你,你要干什么!”被扛上了肩终于感受到了危机,清醒了过来,开始使劲的挣扎,可惜这个姿势不好使力,他怎么也挣不开。
“当然是——”安迷修听到了雷狮痞气十足的声音“入洞房啊。”

你们在期待一个白膘选手写车?

“唔……”爱♂过之后全身没有力气的安迷修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感受着雷狮温柔的擦拭着自己的身体,他突然有一股冲动,向雷狮喊到:“雷狮,我喜欢你。”说完,他就眼巴巴地望着雷狮,雷狮被他看着顿了一下,抬眼看着他,轻笑了一声。
“安迷修,你连告白都不会了吗?”他凑到安迷修头边,看着他的眼睛。“你不是喜欢我,你是——爱我。”他俯下身,在安迷修额上轻轻落下一吻。
“正如我爱你一般。”

“呐呐~安莉洁,我们去冰月到玩吧!”
“诶?但是你不是说,那里超贵的的吗?”
“没关系!雷狮已经把尾款打给我了,管够!”
“咦?雷狮为什么要给你打尾款?”
“啊,这你去不用管了,总之去就行了,我请客!”
“嗯,知道了。”

看过  一杯香飘飘   (是这个?)的非你莫属后突然想动笔,哇!甜死我了!
最近的魔女集会好火啊,不过这个题材真的可以有好多脑洞啊。

“新年快乐,安迷修。”[我的骑士]
p2越描越丑,放弃了放弃了

新年(虽然只是除夕)快乐啦!虽然没人看,但是祝大家越多越好啦!

情人节贺图
话说我为什么要画啊,我并不具备过节的条件啊。
你以为他们在下面互相牵手?
不,他们只是在下面互比中指。
用黑笔加工了下,结果雷总看起来像涂了口红似的,啧。
p2是兔安猫雷
p3是MIO,有人在玩这个吗?

突然发现晓星尘崩溃的那一段很适合撑不下去的安哥。
但安哥没那么容易崩溃的,所以脑补了几个剧情。
假设是末日,外星入侵之类的pa,加上永七的活骸设定,一方是神一般强大的敌人,己方是大部分麻瓜少部分异能者,安哥这么好,当然是领头之类的人物啊!而其他人肯定要保护领导的是不是!
第一场:在安哥异能没完全觉醒的时候,他的青梅出马(♀,不要问我为什么是♀)为了掩护他,被敌人射穿了。分别前给他一个温柔的拥抱,然后用力把他推远,带着血泪对他微笑,说:“你一定,一定要——”安哥没听完就被其他人带走了。
安哥从此觉醒了异能,带着一大群人抗争邪恶,但是每个末世文都有的桥段就是,普通人觉得异能者有能力就该保护他们就该上前线;异能者觉得我有能力我高人一等,瞧不起普通人。虽然表面和平但实际关系很紧绷。
第二场:矛盾爆发,几个自以为聪明的异能者想给普通人一点颜色瞧瞧,结果玩大了,导致基地被攻破了,于是安哥的好友,被他以后提拔上来的类似左膀右臂的存在(是个普通人,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强调一下)在安哥为了保护民众力竭后毅然和一大批追崇安哥的人[信徒]留下来殿后。
“不要哭啊,你可是我们的大将啊,你都哭了大家还怎么安心呢?相信我们吧。”
“给我回来!他们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解决的,可恶!放开我!”
“……安哥,你领导了我们这么久,不会不知道,这是最好的方法,牺牲没有力量,拖后腿的[少数人],保留拥有力量的[大多数]。而且,牺牲的是我们[普通人],那些异能者们也能消停点吧。”
“不是的!一定、一定还有其他的——”
“安哥,其实,我很开心啊。”
“……”
“一直一直都是你照顾我,到了末日后更是如此,现在,终于可以让我们也发挥一点价值了啊。”
“大将,不要为私人情感蒙蔽了双眼,请带领大家冲出这个地狱吧
为你而死,我万死不辞。”
“所以啊,在最后的时刻,笑一个吧,大将,我们要走了,笑一个吧。”
“……”(抽噎)
“……啊啊(泣),那么,大将,再会吧?”
这么大的打击安哥肯定很心伤啊,但是作为首领,哭丧着脸是不行的,所以安哥一直要强颜欢笑。而发生了基地被破这件事后,异能者和普通人之间相互猜忌,连表面的和平都难以维持,异能者还好一点,但是普通人又没有力量还受到压迫,吃不饱穿不暖生命还受威胁,以及安哥好友的牺牲那次送命全是普通人,一般人肯定要多想啊,于是,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一部分人成功bt了,觉得这还不如给外星人当奴?隶,于是很多人就觉得哎呦不错哦,有想法。他们就觉得应该想投诚怎么也要拿出点诚意吧。于是就趁着安哥一群人出去保家卫国的时候背叛了。
第三场:安哥在最初逃难的时候出于善心收留了很多人,其中有一个小妹妹,就是那种开始时因为受过太多伤而处处显得小心翼翼,熟识后会撒娇会心疼人会照顾人而且非常维护安哥的那种理想中的别人家的妹妹。他是个异能者,异能是类似于屏障一类的,所以背叛者要出去肯定要解决她啊,然后就把她捅了,而敌人对这一类稀少的异能有点好奇,于是就开始研究她。小说看的多的大概都知道是怎么个研究法了,但是异能者只有激发异能才能供他们研究,小妹妹(就叫安然吧)出于对安哥的信仰肯定咬死不激发啊,敌人那边当然是用各种手段刺激啊。
而安哥知道后一下子就懵了
[为什么我这么尽心尽力的为了他们,他们还要背叛我?]
然后安哥就赶紧赶了回去,到的时候安然正好还剩一口气。安哥立马冲上去想抱她,但她身上连可以给安哥抱的地方都没有,还是安然感觉到了安哥,于是抬起了手想碰他,但是没有力气,抬到一半就垂下去了安哥赶紧把她的手抓起来放自己脸上。
[呐……哥哥……安然……安然没有……没有让他们得逞……安然……很厉害吧……]
[安然……安然当然厉害啊,安然最厉害了!]
[啊啊……咳——太……太好了啊……没有拖哥哥的后腿……]咳血。
[安然,安然你先不要说话!]
[呜……哥哥……安然……好痛啊……咳咳——好冷……好冷啊……哥哥……我……看不见你了……呜……哥哥……哥……]
[安然?安然!安然——!]
永七中是力量使用过渡会活骸化,而且解决只要向解决正常人一样的方法就可以。但这里稍有变化,一旦确定死?亡就会立刻活骸化,且砍成两半还能动,只能烧成灰才能解决。
安哥就看着安然的身体上长出了紫色的结晶,然后猛的睁开那双连眼白都已经消失的眼向他扑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最开始的声音仿佛是从喉咙中憋出来的,然后越来越大声,仿佛在宣泄着什么,他盲目的挥出一剑,那一剑将眼前的怪物[想要守护的人]砍成了两半,但那[怪物]却仿佛没有受到影响一般,两只手撑起身体迅速朝着眼前的食物[想要守护的人]扑去。
“安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棕发的青年仿佛受到重击般哀嚎着向后退去,摇着头,颤抖着哭泣着,仿佛他面前不是刚刚活骸化的幼体,而是那群神一样强大的敌人,他拿剑的手终于无法再保持平稳。
“哐啷——”剑掉在了地上。
“危险——!”
来人猛的上前,架住了[怪物]气势汹汹的袭击。“你在干什么!快点烧了她啊!”
“我,我……”
“你不杀他,难道想要安然被这个怪物控制着去伤害他最爱的哥哥,和那些她一直想要保护者的人吗?”
“——!”
“——杀了他吧,安迷修,她一定希望,了解她的,会是你,是安然的哥哥。”
“……啊啊……安然,安然啊……”棕发的青年呆坐在原地,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景象,猛的捂上了脸,黑色的雾气从他身上缓缓冒了出来,绕过了来人,慢慢地围上了[怪物]的身体。
“安然啊——”
吞噬殆尽。
棕发的青年跪坐在地上,将自己紧紧抱住。
[救命啊……]他张开口,似乎想说什么,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
安哥这次事件后就很累了,一边骑士道束缚着他,一边被背叛的伤害束缚了他。即使知道剩下的人不是背叛他的人,但也做不到毫无芥蒂的对他们,笑容也泛着苦涩,一旦回想起来逝去的人还会有应激反应,无法呼吸。但是还是在守护着剩下的人。
第四场:随着时间的发展,敌方也开始玩计策,于是在一次比较大的战役上,敌方就用安哥的一个亲信的家人威胁他,于是那个亲信就在战场上捅了安哥一刀(可以说是众叛亲离了),安哥那瞬间是很茫然的,他觉得信任的人不信任的人,重要的不重要的人都背叛了,离他而去了,他现在又是在守护什么呢?但他的骑士道还是拖着他打完了全程,最后在背叛下被敌方俘虏了。被俘虏的那一刻安哥闭着眼开口。
[饶了我吧……]
但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
安哥之后被敌方带走洗脑,但他还有一批亲信,于是在这批亲信全力解救下(可以说是全军覆灭了)终于让安哥逃了出来。
这时候的安哥已经冷静下来了,痛过了哭过了,想守护的想坚信的都没有了,可以说是无悲无喜了,于是就一心想着反击,终于到了决战。
最终场:终场boss很难啃这不是常理吗?boss底下兵多如狗这不是常理吗?于是在小伙伴终于撑不住的时候,安哥决定自己上了,这个时候其实军心是浮动的,因为打完这一仗,活下来的,就真的是活下来了,而死了的可以说是非常亏了,明明离自由只差一步了。但是安哥什么值得在意都没有,所以他打算去送命。他在战斗中主动被敌方刺中并要求剩下的异能者将敌方的攻击全集中在自己身上(这里我脑补的是章鱼原型,攻击全集中在安哥身上大概相当于百触穿心?)然后猛的将手伸进身体里掏出了自己的心(这里我设定异能者的力量来源于心脏,自爆可发挥出巨大的能量。)一个当然不够,他还有这一路以来所有逝者的心,并且叫所有的增幅异能者给自己刷buff,最后自爆了解了它。
闭眼的前一刻。
“真好啊,太阳会照常升起,大家也不用在担心下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啊啊……这样的世界……”
“真想……看看啊……”
一滴泪,轻柔的划过脸颊,坠了下来。

一边看糖一边写刀……
虽然我把安哥写的这么惨,但是我还是喜欢he的,所以最后的结局我还是倾向这是地球的一次试炼,过了全员复活,不过群员go die。
安哥即使是一边笑着流泪,一边擦拭眼泪,喃喃的道:“大家,都还在,真的,真的,太好了呢……”也是很美得呢!
不亲自动手永远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甜党还是刀党。我明明那么喜欢糖的说……
咦,狮哥在哪?emm……
写文居然这么费力,比我画画还费力!
要过年了,真想和老师一起过年啊。(试图疯狂暗示)

算是第一次雷安全身同框?
IvI
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我真的是安吹